風暴中的暴風:一個樂視學徒的生死困局 | 特寫

青亭網( ID:qingtinwang )--鏈接科技前沿,服務商業創新

前言:樂視有“生態”,暴風有“聯邦”;樂視做電視,做體育,做影業,暴風同樣亦步亦趨。暴風是否會重蹈樂視的悲劇?

馮鑫可能從來都不是個野心家。當時A股市場奇異的市場環境,是命運硬塞給馮鑫的一塊蜜糖。

與樂視相同,暴風經過了子業務擴張期后,就迅速開啟了大規模資本運作。但這場模仿秀,初次登臺就草草宣告失敗。

如果說電視業務還有一定提振業績的希望,暴風“DT大娛樂”戰略中的其他業務,就顯得頗為貧弱。

土豆創始人王微曾說,我是假小資,馮鑫才是真小資。

馮鑫似乎很中意這個評價,即便多年后,也不忘予以復述。這個留著寸頭的中年男人,幾乎具備文青的一切特質,喜歡搖滾,喜歡參禪與靜坐,喜歡薩特和加繆。

1

人們常說,公司的氣質與創始人脾性息息相關,比如在賈躍亭和他的樂視身上就體現的淋漓盡致;但在馮鑫掌舵的暴風,卻出現了矛盾。

曾經的暴風很“小資”,偏安一隅活得滋潤,但上市之后,人們看到的是一個和馮鑫氣質截然不同的暴風:自2015年3月24日上市起,暴風從7.14元股價,連拉29個交易日漲停,不到3個月股價瘋狂漲至307.56元;此后,圍繞VR、電視、影視等眾多領域暴風展開激進布局,一路狂飆突進,成為當年A股市場最為亮眼的一匹黑馬。

熟悉馮鑫的人都說,馮鑫是個低調的人。但在暴風爆紅的2015年,馮鑫和他的暴風一點也不低調。

2

在上市兩個月后,一時風頭無倆的馮鑫在自家公司開過一場發布會。那次很匆忙,不算大的會議室,布置簡陋,沒有精美的PPT,更沒有令人心潮澎湃的措辭,不怎么高的馮鑫就這么淹沒在人群之中,第一次拋出了“DT大娛樂”戰略------這一多元化經營的“大概念”,與當時耳熟能詳的“樂視生態”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而高調與激進的樂視,理所當然的被輿論視作暴風的參照對象。

此后,便一發不可收拾。樂視有“生態”,暴風有“聯邦”;樂視做電視,做體育,做影業,暴風同樣亦步亦趨。

然而,在成為“樂視學徒”后,暴風自己的面目卻越來越模糊。但無論如何,被時勢造就的暴風,就這么在馮鑫操盤下,糊里糊涂的成了一個“小樂視”;如若延續當時的勢頭,IDG資本創始合伙人熊曉鴿對暴風將成“類BAT”的預言,或許真的會實現。

但一系列巨變隨之到來,馮鑫手中的劇本被改寫。A股市場從一度的狂熱中跌落,樂視和暴風等互聯網公司的估值神話也走向破滅。

截至發稿時,兩年多過去,暴風引以為豪的股價,已跌至20.20元,與最高點相比,市值跌幅高達81.83%;財務表現上,暴風在2016年財報中迎來了上市以來的首個虧損年,凈虧損達2.41億元。而“暴風的老師”樂視,此前也早已陷入資金鏈斷裂和生態瓦解的泥淖之中,無法自拔。

暴風是否會重蹈樂視的悲劇?

1、無數偶然堆砌的開端

馮鑫可能從來都不是個野心家。

2005年,馮鑫離開雅虎創立暴風;2006年,搭建VIE架構,引入IDG美元投資。此時,暴風的目標是赴美上市。

但到2009年時,暴風的經營狀況已經不再理想,拿到經緯中國和IDG的C輪融資后,馮鑫差不多已經打消了赴美上市的念頭。第二年,馮鑫著手開始拆VIE,從后來國內上市爆紅的情況看,這一舉措頗有先見之明。

然而,在接受i黑馬采訪時,馮鑫卻坦言,這是一次“歪打正著”。沒有想那么多的馮鑫,僅僅是看到華誼兄弟在2009年國內上市獲得了巨大品牌效應,便動了國內上市的念頭;到2011年,馮鑫已經對外宣稱,暴風要上市了。

但一個不好的“偶然”馬上降臨在他頭上。2011年下半年到2013年,A股IPO停止審批,暴風就這么被堵在了上市的半途。

直到2015年3月上市前,暴風的生存狀況只能用維持生計來形容。彼時,為了滿足上市三年盈利的要求,暴風遠離視頻網站的版權大戰,雖然降低了版權開支,但也就此遠離主流。

上市,上市,一切都是為了上市。

當2015年3月暴風終于登陸A股,馮鑫的夙愿終于完成。但新的問題在于,馮鑫的手牌除了被人看衰的暴風影音,只有一個押寶在VR上的暴風魔鏡。

后者還是一個臨時上馬的潦草項目。當時參與第一代暴風魔鏡項目的人員告訴騰訊科技,第一代產品本是外包產品,產品是由一家名為七鑫易維的公司研發,暴風做的基本只是在外殼上印上logo。但由于趕上了VR大潮,暴風魔鏡在推出后頗受歡迎,暴風也單獨成立了運作公司。

到正式上市時,暴風魔鏡已經迭代到了第二代,據稱是當時國內出貨量最大的VR設備。

3

但讓暴風爆紅的最大功臣顯然不是它。

當時A股市場奇異的市場環境,是命運硬塞給馮鑫的一塊蜜糖。

一位公募基金人士在當時接受采訪時坦言,“無論機構投資者還是股民,對互聯網題材的投資標的都非常渴望,他們希望能分享互聯網以及代表未來趨勢的新經濟的紅利”。

彼時A股市場科技股的稀缺程度令人發指,科技公司此前悉數選擇在美或在港上市,A股市場幾乎只有一家樂視網;這使得暴風甫一登陸,就大受歡迎。再加上碰巧趕上的VR熱,暴風講出的VR故事立刻獲得了市場認可;一時間,游資對暴風的追捧到了瘋狂的地步。

由此,暴風共計39次漲停的A股神話正式拉開帷幕。

這一系列“偶然”造就的神跡,本就在馮鑫的預料之外。草根創業、缺乏優質主營業務、沒有長遠規劃,這使得馮鑫雖然陰差陽錯被命運選中,但無法高枕無憂。

更可怕的是,一旦被瘋狂的資本推高到這個位置,即便甚至名實不副,也不再有退路。此時,身在高處的馮鑫看到了樂視-------這家看起來與暴風處境類似的前輩,也許早已為暴風指明道路。

沒有人知道馮鑫當時經歷了怎樣的心理斗爭,但選擇樂視作為學習標本,可能是暴風當時最好的選擇。

2、激進的模仿秀

馮鑫并沒有找錯對象。賈躍亭對樂視的操盤當時已經十分成熟,其一整套手法與邏輯幾乎是教科書般的典例:

1、低價甚至賠錢賣電視、手機等硬件產品,使得產品銷售迅速走量,做大收入規模;

2、內容收入補貼硬件虧損,基于硬件和平臺的會員付費增值模式;

3、新的生態業務通過資本運作孵化完畢,裝入上市公司體系,把虧損通過關聯交易做到非上市體系,推動樂視網業績和股價的飆升;基于此進行定增等方式融資,循環投入到業務發展,并通過業務協同帶來整體利潤上升,最終實現樂視生態模式的閉環。

這一整套手法,令樂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在不斷擴張的同時,還在不斷創造子業務奇跡。

但剛被時勢推上神壇的馮鑫,顯然無法在短期內構建出這套體系。對于當時的暴風,僅有暴風魔鏡這項可以拿出手的子業務,當務之急,便是建立子業務的業務群。

況且,暴風也需要新故事了。于是,從2015年5月開始的近一年時間,馮鑫進行了激進布局:

2015年7月,暴風TV成立;2015年9月,暴風“聯邦生態”五大業務群集體亮相;2015年12月,暴風超體電視發布;2016年3月,暴風秀場發布;2016年3月,宣布進軍影視、游戲、海外三大業務。

在此期間,由于故事層出不窮,資本市場也對暴風予以了正面反饋。按照后復權股價計算,在2015年5月21日創出327.56的最高價后,2016年3月29日,暴風收報252.96元,走出了第二波火熱行情。

但暴風很快迎來了轉折點。

與樂視相同,暴風經過了子業務擴張期后,就迅速開啟了大規模資本運作。

2016年3月14日,暴風發布公告,擬以31億元收購稻草熊影業、立動科技、甘普科技股權。3月28日,停牌五個多月的暴風復牌,并宣布將戰略投資酷狗、酷我母公司海洋音樂集團。

這一系列資本運作中,尤以對稻草熊影業的并購最受關注。據了解,吳奇隆、劉詩詩為股東的稻草熊影業賬面資產僅3835萬元,估值卻高達15.2億,從而招致深交所親自發出問詢函。

對此暴風方面解釋稱,相對于A股正常的15-18倍市盈率,其對稻草熊的投資談不上價格過高;且互聯網企業凈資產和估值差距較大實屬正常,互聯網企業普遍是輕資產公司。

但這一解釋并未服眾。當年6月,碰巧正著力整頓并購交易的證監會,正式否決了這一議案。如此,馮鑫操盤的第一樁大規模資本運作,就這樣被扼殺在了搖籃里,其力推的影業公司也自此停滯。

這也意味著,暴風對樂視的模仿秀,初次登臺就草草宣告失敗。馮鑫甚至沒來得及從股市獲取利益,根據可查的資料,除了2016年4月股市大股東北京和諧成長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以88.59元/股的均價減持1100萬股,套現9.74億元,暴風并無其他大規模減持記錄。

這與當時頻繁倚靠股市造血抽血的賈躍亭,相去甚遠。

3、電視:新的救命稻草

4

此時,馮鑫充滿無奈。因“偶然”而興,又因“偶然”受挫,在上市后的一年多時間中,一直被推著走的馮鑫似乎從未真正握住自己命運的繩索。

在此期間,VR的聲勢逐漸由盛轉衰,此前暴風上市的最大增長點“暴風魔鏡”也隨之深受影響。VR界知情人士告訴騰訊科技,暴風魔鏡做VR生態的思路本沒有問題,但限于VR產業的發展速度,暴風的合作伙伴大多羸弱,短期內撐起整個生態并不現實。

即便是對于收購了Oculus的Facebook,其CEO扎克伯格也認為完整的VR生態系統的建立至少需要 10 年,短時間內不會進入大眾化的階段。

當資本市場也意識到這點后,原先附加于暴風身上的期望也隨之被調低。這無疑對當時的暴風釜底抽薪。

但馮鑫還是發現了救命稻草。一位暴風內部人士曾透露,從2015年雙十二那天開始,暴風超體電視在不到六個月的時間內賣出了20萬臺,這項成績讓馮鑫很振奮。當時,暴風科技CFO畢士鈞甚至向騰訊科技直言,超體電視將承擔提振營收的重要任務。

這與樂視電視之于樂視網的意義如出一轍。

于是,在學習樂視資本運作失敗后,馮鑫馬上找到了新的模仿目標。不同的是,這一次馮鑫取得了初步勝利。他向騰訊科技表示,2016年一共賣了80萬臺電視,線下店則開出了6000家,2017年暴風TV要完成翻番的任務。

然而,這項“成功”的代價也相當不菲。在2016年財報中,暴風雖然借電視業務如愿將營收由前一年的6.52億元大幅增至16.72億元,增幅高達156.44%,但在凈利潤上卻交出了一份虧損2.41億元的答卷。

一個可以參考的數字是,同樣在2016年錄得虧損的樂視網,營收219.51億元,虧損2.21億元。

由此看出,如果想重新獲得資本市場的認可,當務之急,正是解決暴風電視的虧損問題。但這同樣不易。

一位電視行業人士向騰訊科技表示,由于暴風電視的量有限,在產業鏈上的話語權也不大,拿面板能力和議價能力都隨之受限,“像去年下半年開始的面板漲價潮,對暴風的影響就遠遠大于樂視這類已經具有初步規模效應的公司”。

實際情況也正是如此。“去年大伙都倒了霉,漲價太快,當時零售都已經定了價格,想要變需要時間,改不急,就賠錢了”,馮鑫表示。

硬件行業的大坑,依舊需要馮鑫去慢慢趟。好在團隊已經穩定,只是一如VR,硬件行業有著自己的規律,很多事情難以加速。

他將希望寄托于今年,“一個是獲客成本降低多少,一個是ARPU值增加多少,要盡快達到單一用戶盈利點和公司盈虧平衡點,而這才是互聯網公司的估值基礎。”

馮鑫認為,國內資本市場從沒有真正看懂過互聯網公司,傳統行業估值法不適用于暴風,“我們享受了A股的盛宴,也得承擔A股的問題”。

4、重蹈樂視覆轍?

如果說電視業務還有一定提振業績的希望,暴風“DT大娛樂”戰略中的其他業務,就顯得頗為貧弱。

對于暴風賴以發家的暴風影音,暴風高層人士曾告訴騰訊科技,除了頭部版權外,通用版權的價格較為低廉,暴風一直購買的是這部分版權。這決定了暴風影音只能成為存量盤。此外,在自制內容上,自暴風影業陷入停滯后也沒有布局,在將來產生亮點幾無可能。

暴風體育一度被寄予厚望。2016年6月,暴風獲得2016-2017賽季中超聯賽新媒體轉播權、成為2016-2017賽季CBA聯賽官方合作伙伴,并完成了對國際體育媒體服務公司MP&Silva(即MPS)65%股份的收購,由此正式邁入體育領域,與樂視體育同臺競爭。

不過,體育媒體產業短期內只能燒錢的現狀最終讓馮鑫望而卻步。“版權固然稀缺重要,但對于客戶留存并不是特別重要”,馮鑫反復強調。取而代之的方案,是做體育領域的小視頻,“小視頻更重要,成本更低,性價比要高很多”。

然而,這項看似經濟的選擇,能帶來多少能量,依舊是個未知數。

此外,暴風此前追捧的秀場風秀,也并沒有像其他秀場品牌一樣為公司補貼利潤,反倒在2016年虧損上千萬元。

一位視頻行業人士表示,事實上,在內容產業的各個領域,播放工具出身的暴風缺乏前瞻布局,其實已經完全錯過了這個行業的風口。

而VR產業長期性的投入,以及電視所在的硬件產業的挑戰,也沒有一項足以讓人感到樂觀。

野心本不大的“文青”馮鑫,曾一步步被瘋狂的資本被動推向王座,如今卻難以找到一條體面的退路。最新的消息是,馮鑫公開表示公司要全面擁抱AI。

5

馮鑫的危機比起驟然崩塌的樂視帝國,要溫和太多,暴風也不會成為第二個樂視-----沒有樂視那般繁復的“多米諾骨牌”,更沒有樂視為“夢想”而戰的宏大布局,這個樂視最為忠實的學徒,從來沒有成為樂視,也沒有找到屬于自己的未來。(來自:騰訊科技(ID:qqtech)?李儒超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青亭網微信號(ID:qingtinwang),或者來微博@青亭網與我們互動!轉載請注明版權和原文鏈接!
青亭網

微信掃碼關注青亭網

青亭網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責任編輯: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參與評論
切換注冊

登錄

忘記密碼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

Q Q 登 錄
微 博 登 錄
切換登錄

注冊

河内一分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