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公司亮風臺完成近億元B輪融資,索道領投,美圖參投

青亭網( ID:qingtinwang )--鏈接科技前沿,服務商業創新

青亭網獲悉,AR公司亮風臺已經完成近億元B輪融資,索道資本領投,信熹資本、源星資本和美圖公司等跟投。在此之前,該公司已先后獲得美圖、紀源資本(GGV)各數千萬元投資。

亮風臺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專注于AR核心技術,深度整合軟硬件的人工智能公司,提供平臺級AR產品與服務。五年間,從十幾人的小團隊,發展到了百余人的中等規模。

2016年的巴西里約奧運會期間,騰訊用QQ搞了個“AR(增強現實)傳遞火炬”的活動,用戶可以使用手機去掃描QQ上的圖案,把火炬傳遞下去。這個看上去有點別扭的玩法,一開始在騰訊內部的期待也并不是很高,本來以為“大概幾百萬用戶”就差不多了。沒想到,參與的人迅速突破千萬,最終的數字超過一億,覆蓋了中國366個城市。

timg

很快,十一月蘇寧也推出“AR抓萌獅”活動,參與人數接近900萬,掃描次數超過5200萬;春節又推出AR紅包,五天內用戶數也有530萬。這似乎某種程度上證明了AR+營銷擁有的潛力。

BAT、美圖、OPPO、汽車之家、中聯重科、科勒……在這一串家喻戶曉的公司名背后,都有亮風臺的身影。公司內部人士告訴青亭網,這些大客戶讓亮風臺觸及到了更大范圍的終端用戶,這也是公司的“10億終端用戶”這個看起來有些嚇人的數字的由來。

蘋果在WWDC 2017全球開發者大會上發布AR開發平臺ARKit,隨之AR內容大幅涌現,不少開發者紛紛嘗試起這個新奇的工具,直接促使AR生態雛形漸顯、爆發可期。亮風臺的融資,是否會帶動國內AR產業更進一步的發展?

’“云+端”雙引擎,提供AR服務一站式解決方案

“以‘云+端’雙引擎來拉動AR服務也是亮風臺一直以來的核心理念,是長期戰略。”亮風臺創始人兼CEO廖春元表示。

公開信息顯示,2013年亮風臺與百度91手機助手合作基于圖像識別的AR工具,開始了初步的大規模數據積累。其后打造了UGC AR技術,基于云端的大規模精準識別,與OPPO合作推出自主研發的AR 創意拍APP O-Video,也是在此次合作中,打通了內容編輯、管理后臺等云服務的多個環節。

圖片1

廖春元把亮風臺發展分為三個階段,其中2013-14這兩年稱為“散打階段”,公司人數也就十來號,處于摸索、教育市場的階段,做純軟件和項目。

第二階段始于2015年,由于獲得兩輪融資、有錢了,公司把軟件中共通的底層算法和模塊提取出來做成了SDK,這就是HiAR SDK,也就是“端+云”中“云”的部分。亮風臺內部人士告訴青亭網,之所以叫這個名字,主要是希望以輕松、親切的態度,讓用戶對AR進行了解,加深喜愛。

那么HiAR SDK主要用來做什么?“開發者可以使用它來打造AR應用和游戲,利用HiAR Cloud API能進行云端圖像識別,定制版還能實現SLAM和臉部跟蹤定位算法”。目前,AR云服務面向用戶和開發者開放。在多次參與用戶量級過億的AR活動,以及與行業的深入合作中,亮風臺“云+端”系統不斷完善,內容、用戶、數據持續沉淀。

廖春元告訴青亭網,如今HiAR的定位已經不完全是SDK,而是一種整體的解決方案。比如公司會在這基礎上,給騰訊、蘇寧、汽車之家制定了具體的AR產品方案。

在AR領域的SDK中,最出名的就要屬此前高通開發的Vuforia,但這一業務已經被高通賣給了PTC。公司CTO謝炳龍此前就是Vuforia底層最核心模塊FastCV的架構師。

那么,HiAR如何定位自己?廖春元認為,只做Vuforia的子集,價值不大。要搞差異化,比如包括人臉在內的大批量本地識別。

HIARR

在國內,AR SDK還有EasyAR、太虛等。廖春元對青亭網表示,HiAR的優勢在于識別能力和抗干擾力——這也是為什么HiAR方案在比稿中脫穎而出的原因。

他透露,HiAR在不聯網的情況下,本地識別數量能達到萬級。并且由于采用了完全不同的算法,識別1000張圖只需要70M內存,這相當于Vuforia的十分之一,“別人都不會小于500M的。”

不過,雖然智能手機是目前最大的存量市場,也是AR的重要載體之一,AR具有突破屏幕、自然交互、虛實融合的行業特性,對此,AR眼鏡等更便攜更智能的終端無疑是最佳選擇,也是AR發展的必然趨勢——這就是“端+云”里的“端”。

在2015年的上海車展上,寶馬展示了可以顯示駕駛、導航信息的AR眼鏡,這對廖春元觸動很大:“只用手機沒法解放雙手,還是滿足不了用戶體驗。如果想要好的用戶體驗,必須要走這一步。此外,也是為了方便客戶通過實際產品來理解我們的技術。

廖春元仔細調研了國內的眼鏡團隊,發現大多都是模仿很多年前谷歌眼鏡的產品,還在采用比較原始的棱鏡方案,充其量只能算是戴在頭上的攝像頭。這讓他有了很大信心。

于是,亮風臺在2015年開始布局AR智能終端,并于同年發布了國內首款視覺增強AR智能眼鏡HiAR Glasses。2016年又發布第二代HiAR Glasses,曾拿下德國紅點獎、CES Asia創新產品等獎項,并于今年6月正式宣布量產,目前已經與多個行業的重要客戶達成合作。

圖片2

首先從光學方案上,HiAR Glasses采用了耐德佳的自由曲面光波導,鏡片厚度薄至7毫米,成本也更低。這一光波導方案和Lumus、DigiLens的不太一樣。光學專業人士告訴青亭網,Lumus成像也是用光柵,通過鍍膜實現,較為復雜,但體積很小;亮風臺采用的方案,是用波導傳輸光線,呈像還是幾何光學,結構簡單,但體積不如前者小。

這款眼鏡采用索尼OLED投影屏,兼容2D/3D模式。一般AR眼鏡的投影屏主要分為LCOS、OLED、LCD三種。OLED屏的色彩、分辨率會更好一些,不過價格也會更貴,基本上市面上主要是索尼的OLED投影屏,目前其他AR眼鏡多采用LCOS屏。此外美國eMagin和中國云南奧雷德光電也在合作開發微型OLED屏,亮度可觀。

INUIT

HiAR Glasses擁有號稱全球最小的雙目立體手勢深度攝像頭模組。舍棄了分體式的設計,采用一體式設計。此外另一個突出特點就是采用了高通驍龍820芯片作為處理器,相比第一代,可謂“鳥槍換炮”。另外還搭載了以色列AR公司INUITIVE的DSP芯片,這是一家專注于服務較大公司的企業,谷歌的Tango AR平臺背后也有他們支持,亮風臺算是和他們合作的唯一一家體量較小的公司。

深度攝像頭采用的則是Heptagon公司的產品。INUITIVE的芯片不占用CPU,主要負責處理深度攝像頭,拿到深度圖像,而至于手勢識別相關的算法,則是亮風臺自己的核心技術。

深耕場景,加快AR商業化進程

2015年8月,“美圖亮風臺實驗室”成立,專注于計算機視覺、深度學習、增強現實、人工智能等核心技術的研發,針對不同人群臉部特征提供人臉檢測、人臉分析等技術,支持美圖全系產品。技術和算法之外,數據資源也成為當下人工智能的重點,美圖和亮風臺綜合各自的優勢在AR平臺化技術方面緊密結合。

據了解,截至目前,美圖產品月活躍用戶總數超過5億,在全球范圍內覆蓋終端設備11億,每個月產生照片60億張,這些海量的用戶行為和圖像數據對技術優化、產品體驗升級大有裨益,近兩年美圖推出的AR萌拍、AR美妝等功能、產品火爆全球。亮風臺和汽車之家的合作則是在零售場景中深度挖掘需求,補缺大件貴重商品線上體驗不足的短板。

圖片3

數據顯示,今年上線的AR網上車展活動,5天內總曝光4.14億,累計參展人數達1080萬,收到超過11761條銷售線索,而同年4月的上海車展10天累計觀看人數為101萬,相差10倍。在工業、教育等其他行業,亮風臺也在延續深挖需求、標桿合作、“云+端”聯動支持以觸達該行業最廣泛用戶群體的思路。

談及此次融資資金的用途,廖春元也透露,除用于技術和產品研發之外,繼續渠道下沉,深耕場景,挖掘痛點需求,加快商業化進程是主要目標。亮風臺投資人、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認為,在快速發展的智能領域,創業公司應該有清晰的商業應用場景,擁有明確的軟硬件產品形態,“‘云+端’驅動,軟硬結合產品體系支持,我們相信亮風臺能夠成為國際AR賽道中的領軍企業”。

而專注在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與大數據領域的索道資本則更看重亮風臺的人工智能屬性,在計算機視覺、人機交互、人工智能等領域擁有國際領先的研發成果,布局的“云+端”戰略也與人工智能深度融合。索道資本創始合伙人石東華表示,“亮風臺這樣的人工智能公司是我們現在重點關注的企業類型:具備完整互補的精英團隊,掌握AR、AI核心技術,在AR領域經常承擔引領者的角色,我們也看到了其清晰的戰略布局和商業化能力”。

據青亭網了解,索道資本最近還領投了天津深之藍公司的1.1億元A+輪融資:這是一家從事水下纜控機器人研發與生產的公司。可見,這家投資機構在機器人、AI底層技術方面正在進行布局。

“爬涼風臺的少年們”

把時間往回撥25年,還一臉稚氣的廖春元肯定不會想到,他和小伙伴經常爬的那座叫“涼風臺”的山,在日后會成為自己公司的名字。

涼風臺是云南省第一高山,對于出身云南昭通的廖春元來說,這里承載了太多年少時期的記憶。涼風臺的山路陡峭、氣溫寒冷,對于正處于發育期的高中生來說,要爬上去并不容易,但是登上高山后,壯美的日出景象,讓廖春元始終難忘。

創業正如爬山,需要團隊的一致努力,彼此依靠,歷經考驗后,才能收獲到最美的風景。”這位個頭不高、待人謙和的純理工男,在血液中似乎還有著一種詩人的憂郁氣質。他頗為鐘情唐詩宋詞,微信名也是有點小清新感覺的“walkalone”。

三人合影

公司COO唐榮興此前專注于手機的軟硬件開發,曾任職于英華達、清華同方、盛大創新院,更是少數參與過早期Palm手機開發的華人。在計算機視覺(CV)領域有很深的凌海濱擔任了亮風臺首席科學家,他曾任職于微軟、西門子等大公司。后來,凌海濱還介紹自己的前同事、曾任職于高通的AR底層計算機視覺支持庫FastCV架構師謝炳龍加入,擔任CTO。CMO羅鳴則出身于IBM。

老凌是計算機視覺,老廖是人機交互,老唐是軟件出身,但對硬件也很熟。老謝對硬件的優化和軟件方面也是非常強的。可以說,我們的積淀不輸給國際上任何一個團隊。

如今的亮風臺,與2013年相比,體量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公司目前除了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的總部外,在北京中關村、廣州荔灣區、深圳、云南和美國都設有分部

廖春元告訴青亭網,美國是凌海濱主持研發的計算機視覺實驗室,云南則主要對接一些B端客戶,廣州是開拓華南市場,同時提供行業客戶解決方案,深圳則主要負責供應鏈和硬件生產,北京集中做軟件研發和對接客戶,上海作為總部,兼具軟硬件和設計職能。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青亭網微信號(ID:qingtinwang),或者來微博@青亭網與我們互動!轉載請注明版權和原文鏈接!
青亭網

微信掃碼關注青亭網

青亭網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責任編輯: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參與評論
切換注冊

登錄

忘記密碼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

Q Q 登 錄
微 博 登 錄
切換登錄

注冊

河内一分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