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蘭若寺》亮相威尼斯,蔡明亮適合拍VR嗎?

青亭網( ID:qingtinwang )--鏈接科技前沿,服務商業創新

“有一天小康在澆花的時候/忽然間情緒崩潰/說他的病再也不會好了/也不想再忍受折磨/希望我能夠放手/讓他做自己的決定/我嚇呆了/不知道如何勸他/等他哭完/我只跟他說/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你/即使你的脖子一輩子都是歪的/你仍然是我電影的男主角/我們繼續拍電影吧”。

2017年7月31日,蔡明亮在臺北寫下了一首題為《住在沒有人的地方》的長詩。

后來,這首詩被印在《家在蘭若寺》威尼斯電影節的宣傳手冊上。

20170901091915796499

《家在蘭若寺》依舊是一部蔡明亮和李康生繼續拍的電影。電影的情節非常簡單——小康在山里養病,他的亡母來為他做飯,但是他吃不到。他的鄰居是一名女鬼,也走不進他的生活。他唯一傾訴的對象,是一條魚。

過去的三年,蔡明亮和李康生“住在沒有人的地方”,蔡明亮照顧生病的李康生,如今李康生終于大病痊愈。

蔡明亮解讀《家在蘭若寺》時說,“這是一個像《聊齋》在講情義的故事。”

蘭若寺里住的其實不是寧采臣和聶小倩、也不是小康和魚精,而是李康生和蔡明亮。

蔡明亮曾說,自己拍電影討論的不是題材,而是討論人,“我的題材都依附在這個人的身上,那這個人又投射了我的某些感覺,小康后來慢慢變成是我創作的focus。”

《家在蘭若寺》就是蔡明亮實現“要一直拍李康生到死”承諾路上的又一座里程碑。

第一個鏡頭,李康生赤裸著上身,正在用儀器理療,空氣里是一陣陣電擊的聲音。飾演母親的陸奕靜做完了飯,然后就靜靜坐著端詳李康生。導戲的時候,蔡明亮是這么跟陸奕靜說的:“這基本是一個靜止的鏡頭,你要在適當的時候動一下。”

開場五分鐘,鏡頭幾乎是凝固的,然后“家在蘭若寺”幾個紅字慢慢浮現,鏡頭繼續凝固五分鐘。

很顯然,盡管有著“蔡明亮首部VR作品”的噱頭,這依舊是一部非常蔡明亮的電影:固定機位,凝固的空間,極少的場景。

對于喜歡蔡明亮的觀眾、以及一向賞識蔡明亮的威尼斯電影節而言,這當然是一部發揮穩定的作品。但是放在VR這個新的領域來說,蔡明亮的首秀合格了嗎?或者說蔡明亮適合拍VR嗎?

這是一個可以自我battle的命題。初看完第一反應是“我覺得不行”,仔細回想一下又想說“我覺得OK”。

在VR電影現在的發展階段,VR這種技術形式主要給觀眾提供的是臨場感和交互體驗感,觀眾對于VR的需求也是新鮮好玩,所以像旅行紀錄片、恐怖片等類型是拍VR的上佳選擇。然而蔡明亮是固定機位長鏡頭的風格,全片基本由李康生10分鐘泡澡+10分鐘理療+10分鐘癡笑+5分鐘鋤地+5分鐘吃飯組成,極大地考驗了觀眾的耐心。再加上如今的頭盔設備非常重,也并沒有完全解決長時間看VR會導致頭暈的問題,所以大部分VR影片時長都控制在15分鐘左右。而《家在蘭若寺》這部時長56分鐘的片子也創了本屆影展長度之最,再加上沒有其他VR影片的視覺奇觀或者高潮起伏的劇情,的確是不走尋常路。

另一方面,VR消解了傳統電影的蒙太奇,也難以進行特寫鏡頭的切換,許多大導演如果轉來拍VR,估計都要放棄原有的風格。但蔡明亮卻可以在VR這種技術里依舊保持自己的鏡頭語言風格,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又是適合VR的。蔡明亮擅長建構空間,展現人與空間的關系和故事,而VR電影能全景式地展現蔡明亮的空間藝術,讓觀眾沉浸其中。正如蔡明亮所說:“我是劇場出身,VR可以讓觀眾就像走進舞臺,不用看到其他觀眾,還可以身在演員群中。”戲里李康生在浴缸里的全裸戲,以及陳湘琪穿著蔡琴贈送的私服演女鬼,都因為VR技術而變得極富沖擊力。

在VR發展的初期階段,蔡明亮的VR可能并不是人們所期待的VR電影。但是VR的發展或許會革新百年來電影的傳統技藝,電影、VR電影的定義或許也會被改寫。蔡明亮正是在文藝片領域對VR進行了一次超前的探索。

目前很難下結論蔡明亮到底適不適合VR。但可以確定的是,他的首次嘗試依舊有很多技術Bug沒有解決。

電影是用Jaunt One設備拍的,也是目前很高端的VR拍攝機器了,但影片中卻出現了諸如邊緣變形、地面斷層、景深失真等技術問題,這是本屆威尼斯影展其他VR電影里面幾乎沒有出現的失誤。

(來源:新浪娛樂)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青亭網微信號(ID:qingtinwang),或者來微博@青亭網與我們互動!轉載請注明版權和原文鏈接!
青亭網

微信掃碼關注青亭網

青亭網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責任編輯: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參與評論
切換注冊

登錄

忘記密碼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

Q Q 登 錄
微 博 登 錄
切換登錄

注冊

河内一分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