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涉嫌非法集資?揭秘VR/AR/AI+區塊鏈玩法

青亭網( ID:qingtinwang )--鏈接科技前沿,服務商業創新

“我最近為了解決昂貴的渲染和拼接問題,做了個區塊鏈項目。”上個月中旬,Travis Wu忽然告訴青亭網這件事。他是美國專注VR影視的公司Lumiere VR的CEO,但他本人更喜歡自稱為“Storyteller”(這幾乎是一個影視公司里最核心的人物)。

如果是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聽到這個組合可能會覺得有點無厘頭,甚至懷疑他在炒作概念吧?因為這兩個一個是現在炒得火熱的比特幣的底層技術,一個是新的視覺和交互媒介,聽上去,兩者八竿子打不著,但實際上,類似“VR/AR+區塊鏈”的例子,在國外已不新鮮。

blockchain-technology

今年3月,《比特幣VR》應用登陸Steam VR,用戶可以實時察看VR環境中比特幣在數據區塊鏈上的交易,可以說是比較簡單的結合方式;

6月,國外數字貨幣SONM宣布籌集了超過4200萬美元的數字貨幣(包括比特幣、以太幣和DASH幣等),提供AR LBS游戲服務;8月,一家名為Lampix的公司也稱籌集了11111枚以太幣,提供AR服務,獲得彭博資訊、普華永道的站臺;

8月,一項名為Decentraland的VR游戲項目又籌集了2550萬美元的以太幣,這個提供什么服務呢?你可以用以太幣來購買VR里的房地產!不得不說,非常有想象力;

前幾天,VR/AR領域大牛公司之一OTOY宣布,將啟動區塊鏈項目,利用用戶PC上的空閑GPU進行光場云渲染,從而為其電腦主人賺取自己發行的數字貨幣。這個基本上聽上去和Travis之前要做的如出一轍。

現在是不是聽上去有點暈頭轉向了?

1、什么是區塊鏈、比特幣和ICO?

別慌,要解釋明白上面這些項目,我們首先就要明白——區塊鏈、比特幣和ICO都是什么?(下面的內容,如果你對比特幣不感興趣或者已經非常了解就可以跳過,直接跳到第二部分《那么問題來了,區塊鏈和VR/AR有啥關系呢?》)

區塊鏈本質上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記賬本,簡單來說就是無需信任中介來完成交易。

比如說你要在淘寶上買一部手機,交易流程是:你將錢打給支付寶—>支付寶收款后通知賣家發貨—>賣家發貨—>你確認收貨—>支付寶把錢打給賣家。在這其中支付寶就是那個第三方,而在支付寶和微信大行其道之前,這個第三方一般由銀行擔任,銀行為你手中貨幣的價值實行擔保。

blockchain-applications
因此,如果支付寶系統出了問題便會造成這筆交易的失敗。并且雖然你只是簡單的買了一個手機,但是你和賣家都要向第三方提供多余的信息。因此考慮極端情況,如果支付寶跑路了或者是拿了錢不卻不承認你的交易,或者是銀行被黑客攻擊,內部人員貪腐等,你的錢就不翼而飛了。

無論是支付寶、微信還是銀行,作為第三方擔保的機構都相當有限,雖然現在你動不動買個快遞點個外賣都手到擒來,但是萬一在這其中支付寶/微信/銀行一旦出問題,那就欲哭無淚了。

那么有沒有一個系統,我們不需要銀行之類的第三方就可以轉賬?其實,所謂轉賬,也無非就是登記表中的一條記錄而已。更好的問題是——有沒有能讓我們自己維護登記冊,而不是別人為我們做的方法呢?

答案就是區塊鏈。它主打的就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概念,在這個體系中,我們的交易內容人人都可知,人人手中都有一個記賬的小本本,而且這個內容是不可更改的。你的交易是透明的,自主的,排除了被中心化代理控制的風險。

我們先來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系統,為了方便理解,我們來看一個簡單的去中心化借貸模型:如果A借了B 100塊錢,這個時候,A在人群中大喊“我是A,我借給了B 100塊錢!”,B也在人群中大喊“我是B,A借給了我100塊錢!”,此時路人甲乙丙丁都聽到了這些消息,因此所有人都在心中默默記下了“A借給了B100塊錢”。

timg

你看,這個時候一個去中心化的系統就建立起來了,這個系統中不需要銀行,也不需要借貸協議和收據,嚴格來說,甚至不需要人與人長久的信任關系(比如B突然又改口說“我不欠A錢!”,這個時候人民群眾就會站出來說“不對,我的小本本上記錄了你某天借了A100塊錢!”)。

再發散一下就可以發現,任何東西都可以在這個模型中交換,甚至你可以憑空杜撰一個東西,只要大家承認,你就可以讓你杜撰的東西流通。比如:我在人群中高喊一聲“我創造了10個法力、!”,甚至不需要知道錢是什么,也不需要關心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錢,只要大家都聽到,然后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記下“XXX有10塊錢”,于是我就真的有100塊錢了。

那么問題又來了,你說賬本內容不可篡改,到底怎么實現不可篡改的呢?

隨著時間的增加,在這個網絡下的人都會有更多的交易需求。當他們想要做一個交易的時候,他們會告訴其余的人,其余的人聽到之后就會在他的頁面上做一個記錄。這個步驟將會一直進行,直到每個人都用盡了當前頁中的空白處。

每當我們再翻到新的一頁時,要使用之前大家達成一致的密鑰,對寫滿的這一頁信息進行封裝保護(也就是大家說的挖礦啦!)。

封裝之后,也就再也沒有人可以對之前的信息進行修改了。我們自己保護著自己的交易記錄和安全。

那么有趣的事情來了,我們怎么密封這些頁面呢?其實就是用密碼的方式來加密。

想象一下我們把事先記錄好的交易信息發送到這個機器(專業說法是哈希加密,如果你玩過JAVA之類的編程,應該對哈希Code不會陌生),然后它會吐出一堆沒人看的懂得的字符。假設我們將數字“4”發送到這個機器,你會發現,他翻譯出了“dcbea”。

9dcc843e-ac5c-4b3a-8095-e416997f35b0

那么這個機器是如何將“4”翻譯成了這個字符串的呢?沒有人知道。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不可逆轉的過程。你再往機器回輸“dcbea”,它不會再翻譯出“4”。但是你每次輸入4,都會翻譯出同一個字符串。

現在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我想得到以三個 0 開頭的字符,我應該在左邊輸入什么呢?比如000ab,00098,000fa。

你已經知道了這個機器對于既定好的輸出不能倒推出正確的輸入是什么。那么擺在你面前的選擇就只有……將宇宙中的數字都來嘗試一下。嗯,聽起來很簡單對不對,運氣好的話,幾萬次嘗試之后你就可以得出答案了……

因此可以看出,我們如果擁有了順序產生的數據塊 A、B、C 。 我們來這樣計算hash頭,是很困難的,要不斷地去窮舉計算,找到可以滿足要求的數值。到這里大家就知道所謂的礦工是在干什么了, 就是接受廣播出來的數據塊,然后計算當前最新的哈希鏈的頭部, 當成功計算出了一個符合要求的Hash后, 就告訴所有人,自己找到了, 讓別人再去計算下一個哈希頭部。

由于計算量的需求很大,很多人都買了英偉達的高端顯卡(GTX1080)來組成電腦,也就是所謂的“礦機”,用于解析哈希代碼。

所以到這里, 區塊鏈就已經清楚了,就是一個密碼學工具的一種巧妙應用而已, 沒什么神奇的——不可篡改性其實并不是一個什么神奇的特性,密碼學的簽名技術就能提供不可篡改性呀,那么區塊鏈到底解決了一個什么問題?

答案是信任問題——區塊鏈提供了一種方案,讓一個網絡中所有的結點都可以用計算能力投票, 從而保證了得到承認的結果是大多數人公認的結果, 不會因為少數結點作惡,而修改結果。

timg2

傳統的交易建立在什么基礎上?是我們對于金融機構的信任:對于中央銀行的信任、或者對于交易對手的信任、對于第三方中間人的信任。這里其實就引出了很多安全技術應用,或者說很多制度建立的本質:信任越多,需要做的工作就越少。

區塊鏈就是因為不想信任網絡中的任意一個單一結點, 所以讓大多數人具有公平的投票權利, 而這個投票權利,不是按人頭算的, 是按CPU算的, 每個CPU有一票。

那么,憑啥你喊一句話我就幫你記?的小本本不要錢么?我算這么多Hash數字,頭發都掉光了,怎么辦?所以為了激勵大家傳話和記賬,我決定給第一個聽到我喊話并且記錄在小本本上的人一些獎勵:

第一個聽到我喊話并記錄下來的人,你就憑空得到了1塊錢,這個錢是整個系統對你幸苦記賬的報酬,而你記錄了這句話之后,要馬上告訴其它人你已經記錄好了,讓別人放棄繼續記錄這句話,并給你自己的記錄編號讓別人有據可查,然后你再把我的話加上你的記錄編號一起喊出來,供下一個人記賬。

當這個規則定下以后,這個系統中一定會出現一批人,他們開始豎著耳朵監聽周圍發出的聲音,以搶占第一個記賬的權利。對的,你腦海中是不是又浮現出了“比特幣挖礦”的字眼?值得一提的是,關于比特幣挖礦, 有人舉了一個很形象的例子:

單身汪們要找女票,國民岳母說我有好多女兒,這樣吧我給你們出點題目,解出一個就給其中一個姑娘的微信號。單身汪們瘋狂競爭,想破腦袋去解題。只要其中一只汪解出一道題,就立馬得意洋洋地昭告天下,示威全部單身汪,這個姑娘是我的啦,你們放棄吧。其他單身汪們即使不服也沒有辦法,惆悵懊惱也不是個事兒啊,還是麻溜地立馬去解下一道題目吧。這只喜贏姑娘的幸運小汪被岳母認可后還能得到25個貨幣單位的彩禮,簡直人生贏家。

至于ICO(首次公開發幣),可簡單理解為數字貨幣社區中的IPO(首次公開募股)。簡單而言,IPO是用法定貨幣買股權;而ICO是將股份或收益權變成加密貨幣,公開出售——你買的是虛擬貨幣,相當于買了沒有“決策權”的股權。

(感謝汪樂-LaiW3n、蕭蕭和Janet,以上為整理這三位在知乎和Lofter上的文章)

2、那么問題來了,這些和VR/AR有啥關系呢?

那么花了這么大的篇幅介紹了區塊鏈、比特幣和ICO是什么東西,終于進入正題了。上面這些和VR有啥關系呢?

“嚴格來說,沒有任何關系。”Travis Wu一臉淡定地說,正當青亭網想打人的時候,他又緩緩道:“在VR里有些應用是可以從區塊鏈里獲利的。”

首先是比特幣可以充當VR世界里的通用貨幣:

本文開頭舉的例子中,Decentraliand這個游戲項目就是發行自己的代幣,這些代幣能干什么呢?用來買賣它VR游戲世界里的土地!由于虛擬世界里沒有國界或者貨幣之分,那么用什么貨幣來交易就成了一個問題。

在VR里買賣土地,但必須用比特幣,這款游戲已籌集2550萬美元

區塊鏈和代幣讓那些VR房地產商不管來自哪個國家、手中的貨幣是啥,都可以購買土地。因為現在大家用的都是相同的去中心化代幣了。

聽上去有點扯淡,虛擬的土地,我還不是想在Unity和Unreal這種引擎里建多少是多少?不過,“一旦游戲的用戶量起來,就會有用戶,有用戶就可以賣廣告啦。”

另一種方式就是使用參與者的電腦來做渲染運算。

Travis Wu表示,以太坊這種基于區塊鏈的平臺,同樣發行代幣(以太幣),開發者可以基于以太坊出自己的應用,發行自己的代幣,但換取的不是記賬,而是下面的用戶給開發者提供的服務。也就是說,不是用現在那些搭載了英偉達高端顯卡的礦機來記賬,而是用這些機器來在云端處理圖形。

“比起無腦的運算,大家把GPU貢獻出來,進入全球的網絡,來解決VR里的渲染或拼接問題。這樣同樣我會回報給你代幣,這樣你獲得的代幣也可以獎勵給別人,來渲染你自己的內容,或者直接套現。”

Otoy將分散GPU集群進行光場云渲染,回報是區塊鏈貨幣

但是隨之而來,另一大問題也來了,哈希Code的算法是窮舉算法,渲染圖像聽上去這么復雜的事兒,也可以很智能地無腦交給礦機來做嗎?

實際上,亞馬遜已經推出自己的GPU農場(Farm),阿里云也推出了云渲染。亞馬遜的GPU農場可以分配給云端客戶,但不是采用區塊鏈技術,價格比較昂貴,“一秒鐘可能要好幾千塊”。

“我們的技術是:1、把散發在各地的GPU聚集到我們的network上,2、有效率的以代幣和項目來分配資源。”Travis介紹,他們相當于是把“農場”分配到了全球的個人電腦上,而不是買一大堆放在倉庫里。

“我們從渲染和拼接開始,以后可以優化為深度學習或其他AI領域的算法。”

在本文開頭提到的OTOY干的其實是類似的事情,OTOY主打的是所謂的“光場渲染”,OTOY的文件格式可以實現比現在逼真得多的畫質和立體視覺,讓人在電影場景中可以實現一定程度的自由行走,并且也已經和Facebook合作,在今年的F8大會上推出了x8和x24兩款新的全景相機。

但光場有一個大問題,那就是在計算和時間上渲染都十分昂貴。如果想要渲染能在云端渲染,并在合理的時間內完成,要支付一筆高額的費用。

為了讓渲染變得更加實惠的方法,OTOY正在將分布式超級計算集群和區塊鏈的概念混搭起來,希望可以創建出一個分散式的云渲染網絡,把渲染任務交給空閑的GPU,并以自己提供的加密貨幣Render Token作為報酬。未來預計在醫療、影視拍攝、游戲、媒體領域應用自己的服務。

3、或被定性為涉嫌非法集資?

不過,現在的ICO遭遇的嚴重問題就是——如何監管?

Travis也指出其中存在的風險——目前ICO很難監管,因為它是全新的東西,就類似美國證監會成立標準之前的股票市場。所以投資人可能很容易被ICO項目欺騙,監管機構就需要盡快采取措施,制定,就比如最近國內ICO的話題基本上都圍繞著中國政府是否會對ICO施行監管,如何監管。

由于沒有監管,有些企業會將ICO視為一種新的途徑將股票套現,從而空手套白狼。有些國內公司已經開始把和他們無關的元素中加入區塊鏈和ICO。再加上名人站臺和風口效應,就能引來上百萬上千萬的資金。

1493112705850377_480_320

《財新》最新報道,一場本應于9月2日召開的區塊鏈盛會被有關部門叫停。原因是監管已經對ICO做出了判斷,相關規范文件將于近期發放。

據了解,央行相關人士研究了大量的ICO白皮書,得出的結論是:“90%的ICO項目涉嫌非法集資和主觀故意詐騙,真正募集資金用作項目投資的ICO,其實連1%都不到。”

8月31日,著名天使投資人薛蠻子也稱,ICO領域充滿投機、騙子橫行,并建議個人投資者不要參與。但此前,他自己已經投資了18個ICO項目。

但專注區塊鏈的公眾號“45區”(Id:block-45)在8月29日報道,央行一名位于省會城市的數字貨幣課題組負責人私下表示:“央行是不想出重拳來整治比特幣的,更不會否定區塊鏈技術,現在中國對金融科技的態度比美國開放得多,但是真正了解底層技術的人還沒幾個,央行自己還在學習階段,ICO一夜之間成了民間惡性炒作的機器,這是央行始料未及的。”

從該負責人提供的內部材料可以看出,總體而言,央行對于數字貨幣本身持有的基本態度是相當正面的。

“我們學習的主要是兩個點,一是承認當前的國際貨幣體系有內在缺陷,每個國家為了經濟博弈,都一定程度采取QE(貨幣寬松政策),全球流動性整體是多發的,傳統法幣沒有國際性的約束協調機制,很容易就陷入貨幣戰爭;

二是假幣橫行,各國央行都很頭疼,區塊鏈技術可以溯源。”

他強調,央行還是以充分開放的態度來看待數字貨幣的。對于ICO監管,他個人認為,不會采取一刀切,因為可能造成大量項目遷移到國外發行,“現在新加坡、日本、瑞士等等國家都在布局確立區塊鏈的國際話語權,一刀切可能因噎廢食。”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青亭網微信號(ID:qingtinwang),或者來微博@青亭網與我們互動!轉載請注明版權和原文鏈接!
青亭網

微信掃碼關注青亭網

青亭網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責任編輯: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參與評論
切換注冊

登錄

忘記密碼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

Q Q 登 錄
微 博 登 錄
切換登錄

注冊

河内一分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