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蘋果為榜樣,主打4K和虛擬女友,無硬件基因的愛奇藝為何選擇VR一體機? | 專訪

青亭網( ID:qingtinwang )--鏈接科技前沿,服務商業創新

2017年1月,一臺搭載了4K分辨率屏幕的VR一體式頭顯,在賭城拉斯維加斯舉辦的CES展會上亮相。在這個大洋彼岸驕奢淫逸的城市中,這一外形黑黑的一體機顯得頗為內斂,但它的主人愛奇藝作為視頻平臺巨頭,在中國卻是鼎鼎大名。

這是熊文給沒有硬件基因的愛奇藝交出的第一份答卷。此時距他加入這里,過去剛剛約10個月。

1

愛奇藝智能硬件副總裁 熊文

作為愛奇藝智能硬件副總裁,熊文很少呆在自己專屬的辦公室里。你一般會在外面開放空間角落里的工位上發現他——這個大辦公室里還容納著將近100號人,全是熊文的下屬,但不明真相的人遠遠看上去,根本想象不到他是這里的最高領導。

他說,別人一下子能找到你,和坐在里面別人敲門才能進,感覺不同、氛圍也不一樣,所以他更喜歡待在外面:時間長了,那間個人辦公室成了專門開會的地方,后來索性成了公用會議室,很多人約外面的合作伙伴來談事也在這里。

2016年,HTC Vive、Oculus Rift和索尼PSVR三大主機平臺到齊,三星、華為、小米、Vivo等手機大廠入局移動端VR硬件:VR成為資本的新風口,也成為愛奇藝CEO龔宇看好的新方向。想自己做頭顯的龔宇,發現缺乏硬件基因的愛奇藝需要一個懂行的人,就瞄上了已經是自由身的熊文。

1、“愛奇藝的VR,要奔著蘋果模式去做”

比龔宇小了差不多10歲的熊文出身聯想,曾牽頭做了平板電腦和智能電視兩個開拓性質產品。又一次被委任負責一款新業務硬件,在大公司待了十四年的熊文態度很干脆:來可以,但必須獨立出來做,放在愛奇藝里面第一個是做不成,第二我也不會有任何興趣。

結果是龔宇爽快地拍了板,熊文也就這樣進入了自己大學畢業后的第二家公司。

但在聽到龔宇說出,要把VR硬件業務“奔著蘋果模式去”的時候,熊文的頭一個反應還是“不可能”。

內容出身的龔宇,在這方面有自己的堅持:“要做有技術含量的業務,絕不能走低價競爭。不能做‘先賠錢、再賺錢’的模式,無論是軟硬件還是生態,都要有很強的競爭力。”

2

愛奇藝CEO龔宇

硬件領域的老司機熊文這么多年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行業里那么多人學蘋果,沒有誰真正做到蘋果那樣的。他見過太多手機、電腦公司號稱自己是“中國的蘋果”,但最后,大多不僅沒有變成蘋果,甚至連蘋果花都沒做成。

幾個回合下來, 熊文還是被龔宇說服了。一個共識是,雖然中國一些公司過去幾年靠低價策略和低端產品獲得了出貨量,但后來的事實證明,缺乏技術含量和創新的產品是死路一條,“這種產品獲得不了用戶,即使獲得了,用戶質量也非常差,更甭提建立品牌影響力了。”

當下的VR頭顯主要分為連接電腦的PC VR和插手機的手機盒子,還有自帶處理器的VR一體機三種形態。團隊分析下來,覺得手機盒子是過渡性產品,PC VR針對的則是比較發燒的人群,而愛奇藝針對的是大眾市場。“在這個市場里,VR一體機是最有可能普及的”。

3
“戰略方向,強烈看好”是龔宇從戰略層面對VR的定位。這一定程度也反映在了愛奇藝對VR內容上的投入上。

作為中國視頻平臺“三足鼎立”的一員,愛奇藝相比騰訊視頻和優酷視頻來說,在VR領域投入的力度要更大一些。2016年初,上線VR內容版塊,不僅做UGC(用戶生產內容),也做自制劇。《靈魂擺渡3》宣傳片和《都市怪談》VR劇集點擊量,去年分別破了500萬和1000萬。在當時普遍缺乏優質內容的大環境下,可謂是一個傲人的數字。

在龔宇看來,雖然今天大家都用手機看視頻,但從體驗角度上,未來不管是看視頻還是玩游戲,VR都是比手機更好的一個選擇,早晚能火起來。據愛奇藝高級副總裁段有橋在6月份透露,目前已經有超過1.1億用戶登錄過愛奇藝VR平臺,其中使用VR設備進行VR體驗的用戶超過2000萬。

那么,為什么非要做硬件?這其實牽扯到做內容平臺的人最終都會面臨一個問題——終端入口控制。即單純的軟件公司在獲取用戶時,有可能會因缺乏硬件入口而面臨麻煩——像微信這種體量的平臺,蘋果一旦發難,打賞功能也是“說沒就沒了”。

4

因此,軟件公司們可以沒有自己的硬件業務,但大多會在這一領域布局。比如愛奇藝2016年給創維的子品牌酷開投資了1.5個億,騰訊不僅投了酷開,還投了TCL旗下的雷鳥,規模均在3-5個億不等。

“并不是對電視業務本身感興趣,而是想通過投資獲得硬件的入口。”熊文解釋。

但愛奇藝希望走得更遠一點,不光要把內容開放給其他VR硬件,自己也要有硬件產品。只有自己品牌的硬件才能持有100%的控制,光靠和別人合作,條件、時間上都存在很多不可控的因素。

從這個角度來看,愛奇藝做VR和此前的暴風是一樣的邏輯。馮鑫在2013年和雷軍吃了頓飯,當時小米才成立兩三年,市值卻已經達到100億美金。既佩服又羨慕的馮鑫得到雷軍一句“要做未來的事,不要搞今天和昨天的事情”的點撥,這才想到要做暴風魔鏡:“視頻本身是個屏幕的問題,過去我們用軟件獲取,后來小米用硬件獲取,效率更高。那未來有哪些屏幕我們有機會做?所以上市前做了VR。”

2、“我反饋的問題優先級,不必非得排到前面去”

去年市面上體驗最好的HTC Vive,也無非就是2K分辨率——仍然會出現讓用戶感覺像素顆粒較大的“紗門效應”。熊文打算做個領先行業的事情,就定下了采用夏普4K屏幕的方向。“4K、8K甚至到16K分辨率,是大勢所趨。”

但他可能沒想到的是,用戶實際的需求,要“接地氣”得多。

?6

“你們這臺一體機對本地視頻格式支持的不夠啊!”在熊文的團隊第一次把產品拿到外面給用戶評測時,這一點成了收到最多的反饋——很多人甚至是對這一點表示強烈憤慨。具體需求是:希望自己已有的視頻格式,放到愛奇藝一體機上就能看。

這一點有點出乎熊文的意料,他們設想過很多問題,但唯獨沒想到用戶意見最多的會是這一條。“在實驗室里測試的時候,一般看的都是愛奇藝自己的在線內容,對本地格式支持就不是很關注,也提不出這個問題”。后來,愛奇藝VR一體機的首次版本升級,加入本地文件格式支持成了優先級最高的項目。

直到現在,熊文都保持著每天戴上一體機玩上半個到一個小時的習慣,以便反饋問題。但是上述經歷讓他意識到,自己測出來的問題,和用戶實際的需要,有時候不太一樣。他后來索性告訴同事,不用把他的意見排到優先級特別靠前,“如果我提的問題不是很共性,可以往后串”。

7

測試用戶主要有兩類:一種是愛奇藝的忠實會員,另一種則是網上報名篩選后的“體驗官”,這些人一般“懂VR”“有時間上網”,能夠提出清晰的反饋。公司會免費郵寄機器給這些人。

熊文告訴青亭網,這兩者的參與度都很高。現在VR一體機的軟件每個月會進行一次系統升級,兩周會做一次應用類的升級。升級的功能點合起來大概能超過1000個。

目前,愛奇藝VR一體機的商店里有200多款應用,其中有10款左右的視頻應用,剩下大部分以游戲為主。不過,和一些公司喜歡“堆量”相比,熊文卻希望能在加入新應用后,淘汰一些不太好的。甚至告訴團隊:“新增一個就去掉一個,200多個就夠了。要求精而不是貪量。”

愛奇藝沒有直接買現成的硬件方案,而是自己做了主板和工業設計。熊文從聯想帶來的人,主要負責供應鏈管理,解決這一對想做硬件的互聯網公司來說最大的“坑”。代工方則是先后和龍旗科技、歌爾集團這些業內著名的伙伴合作。

8

但上游的產業鏈還是讓熊文看到了VR一體機行業目前面臨的整體短板——他本來想采用處理拖影問題更好的4K OLED,最終沒有找到,只能上LCD屏。如果只是用來“看”的話,現在的4K屏幕的確帶來了更清晰的體驗,但由于LCD的先天缺陷,頭部動起來產生的余暉和拖影還是比較明顯的。

另一方面,芯片的處理能力、電池的容量也離他的期望有很大的差距。愛奇藝一體機采用高通821芯片——這也是不少國內外旗艦手機采用的芯片,但用它來做VR一體機的處理器,仍然有很多瓶頸。

比如,團隊一開始想用Unreal引擎開發3D建模,讓效果更出色,最終卻發現高通821運行Unreal程序還是過于勉強了。于是,很多已經建完的模型不得不重新調整,挪到了Unity引擎上。雖然消耗降了下來,但效果也沒那么好了。

“目前這種芯片還是給手機設計的,突出的不是GPU運算能力,”熊文對青亭網指出,“只有VR和手機的芯片成為兩個分支,出現單獨的VR用芯片。才有可能滿足我們的要求。”

實際上,國內公司如瑞芯微、全志科技、炬力都推出了自己的VR一體機芯片,但主要針對的是中低端的VR一體機,面對愛奇藝VR一體機這種主打高端體驗的產品,仍然乏力。

3、比4K更大的亮點?一部RGB魚眼鏡頭就實現inside-out定位

愛奇藝VR一體機的另一大特點就是它的inside-out(由內向外)定位,即無需HTC Vive等PC端VR頭盔所必須的外部傳感器,就能把用戶在現實中的位移,忠實地反映到VR世界里。這個亮點,可能甚至超越了4K屏幕的意義。

“在很多游戲或場景控制里面,6DoF(自由度)可以讓人行走,沉浸感會更強,對眩暈也會有一定程度上的優化,否則人在走,畫面不動,會讓人不舒服。”熊文說。

QQ截圖20170905194027

奇遇VR一體機官網上的參數表

但無論是Pico、大朋還是暴風魔鏡的一體機,充其量只能達到3DoF——能檢測用戶頭部的擺動、旋轉,而無法讓用戶在VR里自由行走。可以說,這種體驗還停留在手機盒子的范疇。但愛奇藝的VR一體機卻已經實現了和HTC Vive、微軟系MR頭盔這種PC端VR頭盔類似的空間定位,而且沒有電線和范圍的牽絆。

熊文介紹,這一方案來自高通。前不久,谷歌宣布將會推出采用同樣方案的VR一體機,不過愛奇藝比谷歌還快了一步,成了首家采用這個方案的客戶——但即便高通方面提供了demo,調試和優化還是花了熊文團隊比較多的精力,其中很多地方也反過來推動了高通去解決這些問題,而有些問題則由熊文的團隊自己直接解決了。“我們可以說是第一個達到產品化標準的,也是目前唯一量產的”。

測試inside-out的虛擬場景是一個圓形的恐龍博物館,這個博物館的直徑,粗略估計大概在60米左右。也就是說,想從這頭走到那頭,用戶也要在真實環境中走上60米。

經青亭網測試,愛奇藝VR一體機的inside-out準度非常出色——很難想象不靠深度也不靠雙目,僅僅用一個魚眼RGB攝像頭能實現如此精準的定位。筆者戴著這臺頭盔,繞著愛奇藝一整層辦公室走了一圈,既沒有感覺到飄忽,也沒有出現定位丟失的情況。效果可與同樣是inside-out、但采用雙目方案的微軟系VR頭盔相媲美。據工作人員介紹,用戶行走1米,其誤差在幾毫米內。

10
熊文告訴青亭網,在定位方面攝像頭起主要的作用,然后用IMU(慣性測量單位)做補足。某種程度上,已經實現了閉環,轉一圈下來,不太能感覺到誤差。在芯片處理能力不太強的情況下,還要兼顧功耗,要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

在把這個技術放到一體機上后,團隊又發現一個新問題——由于絕大部分體驗都停留在3DoF階段,移動端VR上并沒有能夠支持6DoF的應用,因此他們干脆自己做了恐龍博物館這款有點“炫技”成分的應用。

目前,愛奇藝VR把6DoF程序做成了SDK,別的開發者也可以用它來調用硬件提供的位置信息,從而做出自己的6DoF應用來。“從行業發展來看,6DoF肯定會成為標配”

但是痛點依然存在,現在的應用還是太少了。技術實現存在難點,然而生態能不能建立起來是更大的難點,“得有更多的應用來調用它,不然做了也白做。”

4、“虛擬女友”是吸引宅男的噱頭嗎?

在CES上首次亮相時,愛奇藝VR一體機在宣傳上的關鍵詞,除了“4K”外,就是“VR女友”了。這聽上去頗讓人浮想聯翩——會不會又是個吸引宅男的噱頭呢?

“其實不是那么回事。核心出發點還是在交互上。相比別的產品,我們的賣點除了4K屏幕,還帶個人工助理,不是用戶進去之后就自己一個人操作,還能有個人陪著。”熊文對青亭網表示。

?微信圖片_20170905193339

實際上,從做VR業務的第一天,熊文就在思考合適的交互手段。按鈕?圖標?都不符合他的想象。他希望能夠有一個虛擬的形象,類似微軟的小娜、亞馬遜的Alexa、蘋果的Siri一樣,能夠在VR的世界里像人工助理一樣陪著用戶。

但和那幾個不同的是,在VR中的虛擬助手可以進行“實體化”。當然,這個名叫Vivi的“助理”最終還是不能免俗地采用了貼近真人女性的形象。

這的確讓不少體驗官津津樂道,他們紛紛發長文給愛奇藝,表達自己對“女友”的熱情。但眾口難調,熊文收到的反饋五花八門——有人喜歡錐子臉、有人偏愛圓臉,還有些人的需求更感性,希望Vivi能像真人一樣和他聊天。要一一滿足這些很具有挑戰性,但也讓他確認,“這個事兒值得干”。

目前,團隊給Vivi加入了一萬多個交互場景,“但這還是不夠。加到一定程度要讓她能夠自己學習。這個過程,需要訓練。”

熊文告訴青亭網,目前Vivi分三大模塊:語音交互采用的是百度的技術,內容推薦引擎則是愛奇藝自己的,至于語義分析和人工智能訓練,則與另一家AI公司合作。

11

除了Vivi之外,團隊在基于安卓的OS上也進行了不少自己的創新。首先是基礎優化,包括矯正畸變、色散,各種場景下的優化和防止眩暈感;其次就是交互,“我們的手柄做的還是不錯的,應該是市場上延時最低的手柄了,在50毫秒以下。”

“我們核心業務邏輯還是希望做成一個創新的產品出來,是要自己投入做研發,靠和別人整合,攢個東西出來,很難做出創新的好產品。”事實上,公司100來號人里,80%都是軟件開發,“雖然是做硬件,但我們更會覺得我們是做軟件的,”熊文笑稱。

5、“資源方面,創業公司是比不了我們的”

首個一體機量產了,也開賣了,但熊文自己還是不太滿意,他說,做產品的人,都沒有滿意的時候,末了又加上一句,“跟同行比,我還是挺滿意的。跟自己的要求比,不滿意。”

目前,愛奇藝奇遇VR一體機在京東上的售價為3499元。Pico一體機為1899元、大朋M2 Pro一體機、暴風魔鏡Matrix分別都接近3000元。其他三款都還停留在2-3K的分辨率,高通驍龍820處理器和3DoF定位,搭載了4K屏、驍龍821處理器、“AI助手”和6DoF的愛奇藝,雖然相比之下有不少進步,但較高的價格能否讓普遍還習慣于用VR手機盒子來看VR成人的大眾消費者買賬,實現商業上的成功,仍是未知數。

12

實際上,國內硬件公司在市場上的競爭力并不落后于國際同行。據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在8月發布的報告稱,中國2017第二季度整體VR硬件出貨量同比增長25%,達到80000臺。大朋的PC VR頭顯加上一體機的數量甚至已經超越國際霸主HTC Vive,達到18000臺。Pico、3Glasses等中國廠商也占據了出貨前五。

不過,熊文自己對出貨量倒挺豁達,“今年沒有什么預期,因為量還會是很小。我們內部早有認知,這東西不會那么快,得花個三五年。”

即便是“強烈看好”VR的龔宇,也給出了另外八個字“發展過程,需要時間”。

這個時間帶來的各種成本和潛在的資源需求,被熊文看作是愛奇藝VR相比其他國內硬件創業公司的優勢之一:“我們對這個業務相對看得比較長線,我們堅定地做移動VR,會寧愿花更多的時間去培育這個行業”。他舉例,今年一體機公布了以后,并沒有去做快速大規模的售賣,而是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對這個產品進行迭代,到不錯的狀態再發售。

“創業公司做平臺型業務的風險極大。很難有足夠豪華的團隊和資金。你要有耐心能熬,投資人愿意你這么干。總體來講,背靠大平臺,做平臺型的業務,有更加得天獨厚的優勢,可以更耐得住性子去做這個事情。”

但實際上,熊文分管的愛奇藝智能硬件部,也是獨立于愛奇藝的內部孵化子公司,相當于內部創業。 “奇遇VR”是其中專門負責VR的版塊,是目前的重點,未來也有可能轉向其他領域。
熊文用“不獨立不行”來形容這種方式的必要性:在他看來,不管是愛奇藝還是誰,做VR硬件的難度都很高,必須要有創業的心態和激勵機制,而這一點只有“單獨的公司才能做到”。再加上愛奇藝內容、硬件業務的財務報表都不一樣,“出一份報表很多費用按照愛奇藝的路子是不知道怎么歸類的,沒法做分析”。于是,就有了本文開頭提出的要求。

雖然獨立,愛奇藝方面也會提供給熊文大量的資源,如其他部門會幫熊文團隊做品牌、內容、流量、推廣等。至于最重要的資金方面的支持。“愛奇藝算是給我們撥了輪種子投資,但我現在會考慮從外部來融資,倒不是愛奇藝出不起這個錢,主要是想讓公司實現獨立化,有外部股東才能做到這點。我希望股份比例越均衡越好。”

做硬件出身的熊文和做內容出身的龔宇還是會經常就未來方向交流,龔宇一開始比較堅持以技術為核心,熊文則告訴他,得要技術+營銷雙核心,把規模做起來很重要。

除了國內的創業公司,Facebook、谷歌、HTC、三星和聯想等巨頭,也都在準備推出自己的VR一體機。熊文則覺得這是個好事兒,能把市場炒熱。而愛奇藝的另一大優勢在這里也可以發揮出來:“有互聯網內容背景的公司,在VR領域的勝算是比較高的。畢竟VR不是為了買個硬件,重點還是在內容。”

從傳統硬件公司到互聯網企業,熊文感受到,在迭代速度上二者區別明顯,這讓他覺得挺有意思:“其實人和人之間的智商差不了多少,但是他一天優化好幾輪,你好幾天才優化一輪,過一段時間差距就會非常大。”

現在,76年生人的熊文,除了學習快速迭代的互聯網思想外,還努力讓自己的心態年輕,跟上公司大多數90后的節奏。即便有“代溝”的時候,他也會裝著沒有的樣子。“他們肯定還是會覺得和我有代溝。就像對于二次元吧,我就不太能夠理解。”他說。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青亭網微信號(ID:qingtinwang),或者來微博@青亭網與我們互動!轉載請注明版權和原文鏈接!
青亭網

微信掃碼關注青亭網

青亭網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責任編輯: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參與評論
切換注冊

登錄

忘記密碼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

Q Q 登 錄
微 博 登 錄
切換登錄

注冊

河内一分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