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和工具還是戰斗武器?看軍隊如何使用AR技術

青亭網( ID:qingtinwang )--鏈接科技前沿,服務商業創新

根據不同人的理解,“增強現實(AR)戰役”會有不同的含義。你可能還在期待著在《精靈寶可夢 Go》中對你朋友的杰尼龜來一場皮卡丘大雨,或者,你還沒從 iPhone X 發布會中回過神來,想著什么時候把你的迷你軍隊送到Directive Games的AR游戲《The Machines》的臺式戰場上。

但是,如果你也去了上千人參加的位于倫敦 Excel 國際會展中心舉辦的 2017 英國國防防務展(DSEI),你問題中那些戰役和戰場就完全真實化了。你會發現當消費者們還在癡癡等待蘋果揭開 AR 眼鏡的神秘面紗時,軍隊已經使用 AR 接口好多年了。

1

抬頭顯示器曾經只是戰斗機飛行員的裝備,但隨著摩爾定律的推進,這種高端的設備很快將成為一般地面部隊的標準裝備。在這種穿戴式眼鏡和頭顯上,你可以將關鍵數據點覆蓋在戰場上,你不僅可以將信息映射到任務參數上,還能對聯軍和敵軍的行進方向進行標記。

戰場另一頭的遠程無人機或同盟軍可以將地形數據通過在線視頻傳送給軍隊。AR 眼鏡的透明性(與 VR 全遮擋頭顯不同)可以讓佩戴者保持對環境的警覺性。戰士們仍能看見周圍可能發生的混亂情況并迅速做出反應。

‘眼鏡中的戰斗機’以及‘威脅信息庫’

軍火承包商 BAE 系統公司赫格隆茨分公司的 CV90 戰位平臺經理丹·林德爾(Dan Lindell)表示:“我們可以接入海量的傳感器數據。我們現在的實時圖像處理水平是我們曾經想都不敢想的。”BAE 為 CV90 投入巨資,增強其 AR 技術。

2

CV90 已經是令人望而生畏的戰車了,該戰車十分龐大,足以容納八支部隊,并配置了 30、40 和 50 毫米口徑火炮。

BAE 公司用六十年的經驗來設計抬頭顯示器,目的是要通過 AR 技術打造一款 “眼鏡中的戰斗機”,以及擁有現代戰事必備防御功能的坦克、飛機、船或其他機器設備;同時,這些設備上有足夠的傳感器和成像系統能讓軍隊在設備內部看到外部戰況,就好像戰士們在一個透明的移動箱里前進一樣。

過去,一名偵查炮手必須暴露在坦克頂部才能發射固定機槍,而 AR 頭顯不僅可以讓他們在相對舒適的坦克內部 360°環視戰場,還能自動追蹤戰士,其 AI 圖像識別系統會連到“威脅數據庫”,通過對大量信息進行篩選來判斷對方是敵是友。

減少認知負荷

連接設備里不斷彈出來的提醒、app 警告和數據點都會讓消費者感到壓力,這也是人們對即將到來的 AR 佩戴設備的許多擔憂之一。如果這些信息總是無可避免地出現在視線的正中央,會不會加劇它們帶給使用者的侵略感?林德爾相信在戰場上的情況恰恰相反,AR 設備正好可以緩解交戰中軍隊的“認知負荷”。

3

“即使是一個控制板上有很多按鈕的顯示器都會讓士兵分神。還有顯示器參數比如分辨率,而且它們只能提供二維圖像。它沒有利用人類大腦對所有感官的接收能力比如視力、聽力等。”

林德爾相信 AR 具備的這種解放雙手、永遠處在待命狀態的信息展示功能能讓操作者的焦點集中在決策制定上并緩解認知負荷。“戰士們越是不去想怎么做才能完成他們的目標時,他們達成這些目標的可能性就越大。”

可管理、可操作的數據

當士兵們的生命有危險的時候,讓他們卸下防備心而依賴計算機系統,這聽起來似乎有點危險。如果傳感器突然不工作了怎么辦?如果無辜的旁觀者而不是敵人被當成了侵略者怎么辦?關鍵因素在于士兵們仍然會對 AR 傳送給他們的信息進行把關,而不是完全把決定權交給這個自動系統。而且,AR 設備將原本需要在很多屏幕上一起顯示的信息濃縮顯示在一個便攜式的可穿戴設備上。

4

BAE 系統赫格隆茨分公司的新技術負責人佩德·索倫德(Peder Sj?lund)補充道:“指揮官可以從戰役管理系統中對他需要的信息進行篩選,他可以在圖片像素上添加旗幟進行定位,每個像素都對應現實世界中的某個重要位置。”

“通過減少認知負荷,我們相信壓力水平也會相應下降。自動目標識別技術可以幫助士兵過濾掉 90%或更多的冗余信息,讓他們只看到當下最重要的信息。”

硬件尚待開發

盡管軟件設計已經到位,可穿戴 AR 硬件設備仍然在研發中。BAE 公司不久前用改良版Lumus DK-50 消費 AR 眼鏡對 CV90 戰場系統進行了演示。

DSEI 現場有兩幅光滑的 AR 概念眼鏡(式樣介于微軟的 HoloLens 和 Oakleys 運動眼鏡之間)可以試戴,該眼鏡還需連接熱成像設備。機載電力系統等要素仍在研發中,顯示屏技術也需改進。鑒于消費 AR 眼鏡的透明屏幕邊緣上可能會出現褪色現象,如果用顏色來區分敵友的話,真實的戰場上這種顏色誤差可能會造成災難性后果。而且,在人多的起居室或城市街道中,攝像頭和傳感器可以接收到大量信息進行計算,但是在廣袤的荒漠中或遠海上,情況就并非如此了。

5

盡管 DSEI 大會上還有更先進的可穿戴設備模型可供試戴,BAE 認為最早也要到 2019 年下半年,該技術才能達到預期標準并進行商業產品發布。如果用顏色來區分敵友的話,真實的戰場上這種顏色誤差可能會造成災難性后果。

索倫德稱,AR 市場中這種消費用和軍用交替使用的情況使得 AR 技術有望成為為數不多的技術——在不久的將來,普通用戶會發現他們擁有的 AR 眼鏡和武裝部隊中使用的不相上下。如果 BAE 將按照計劃藍圖走的話,那些苦苦等待蘋果 AR 眼鏡的人可能要癡癡等到本世紀末了。

不管是打造成一個維和工具(BAE 還想開發各種商用軟件,比如航空業、消防員等營救服務),或是突出其戰斗武器的本質,你都很難相信,那些用于 Snapchat 貼紙功能的基本技術將用在戰場上進行生死抉擇。不過這正顯示了 AR 應用的多樣性。或許,這場大肆宣傳正預示了一場即將到來的可穿戴計算革命。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青亭網微信號(ID:qingtinwang),或者來微博@青亭網與我們互動!轉載請注明版權和原文鏈接!
青亭網

微信掃碼關注青亭網

青亭網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責任編輯:hi188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參與評論
切換注冊

登錄

忘記密碼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帳號快捷登錄

Q Q 登 錄
微 博 登 錄
切換登錄

注冊

河内一分彩app